您的位置:首頁>>推薦企業>>國資委再放權 國企迎制度性激勵 http://www.jvqnxs.live

推薦企業

國資委再放權 國企迎制度性激勵

編輯:竹子   來源:北京商報   發布時間:2019-06-06   瀏覽次數:543字體:

??


       《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方案》發布一個多月后,授權放權清單正式出爐,國有企業自主權在制度層面得以明確。6月5日,國務院國資委發布《國務院國資委授權放權清單(2019年版)》,針對各類國企明確了35項授權放權事項。取消事前備案、擴大市場化選聘……迎來制度性激勵,國企活力漸顯。



  全面取消事前備案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此次國資委重點選取了五大類、35項授權放權事項列入清單,涉及規劃投資與主業管理、產權管理、選人用人、企業負責人薪酬管理、工資總額管理與中長期激勵,以及重大財務事項管理等。



  國資委相關負責人在解讀清單時表示,清單提出的授權放權事項,并不是“一攬子”、“一刀切”地直接授予各中央企業,而是根據各中央企業的功能定位、發展階段、行業特點等實際,將授權事項分為四種類型。例如適用于各中央企業的授權放權事項有21項,適用于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企業的授權放權事項有6項。



  清單中的每項授權都務求條件明確、程序細化、權責清晰,確保授權放權在實際工作中能夠操作,切實把授權放權真正落下去。比如,清單全面取消了事前備案的程序,要求在實踐過程中,除干部管理外,不能再有“事前備案”、“事前溝通一致”、“備案同意后實施”的情形。



  對此,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錦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這里突出“事中事后”監管,是把“事前”讓了出來。下一步,國資委將采取健全監管制度、統籌監督力量、嚴格責任追究、搭建實時在線的國資監管平臺等方式,加強事中事后監管,確保“該放的放權到位、該管的管住管好”,實現授權與監管相結合、放活與管好相統一。



  擴大市場化選聘



  在李錦看來,這次授權放權的本質是政企分開,是國資體制改革。



  根據中央關于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改革的要求,開展授權放權,就是要最大限度減少對企業生產經營活動的直接干預,更多依靠公司治理結構開展工作,以管資本為主履行好出資人職責。同時,還要落實授權和監管相結合的要求,并確保將加強黨的全面領導貫穿到改革的全過程和各方面。



  根據清單內容,對于企業所涉及的人才選聘、薪酬分配、資產重組、債券發行等事項都進行了適度放權。其中,支持中央企業所屬企業市場化選聘的職業經理人實行市場化薪酬分配制度,薪酬總水平由相應子企業的董事會根據國家相關政策,參考境內市場同類可比人員薪酬價位,統籌考慮企業發展戰略、經營目標及成效、薪酬策略等因素,與職業經理人協商確定,可以采取多種方式探索完善中長期激勵機制。



  李錦表示,《清單》的重點放在“人”的身上,充分調動了人的積極性,特別是支持中央企業所屬企業市場化選聘的職業經理人實行市場化薪酬分配制度等探索,將有利于穩定隊伍、調動中央企業所屬企業高管人員的積極性。“這些是國企改革的硬骨頭,現在激發微觀主體活力,將使這些硬骨頭加快啃下。”李錦進一步表示。



  擴大市場化選聘是今年國企改革的重要內容。據原國資委主任肖亞慶介紹,從2014年開始,國資委在寶鋼、新興際華、中國節能、中國建材(5.36 -3.07%)、國藥集團等5家中央企業落實了董事會選聘和管理經營層成員的職權。去年以來,通過深入推進三項制度改革,央企和國企的激勵約束機制正在得到進一步健全。



  除了試點企業外,多家央企也都在不同層級公司開始實施市場化選聘改革。肖亞慶表示,中央企業控股的81戶上市公司實施了股權激勵,所屬科技型企業30個股權和分紅激勵方案進入實施階段,有效調動了骨干員工積極性。各省(區、市)國資委加快探索經理層市場化選聘,監管的83家一級企業市場化選聘261人。



  改革紅利漸顯



  今年以來,國企改革大動作不斷,國家電網混改、南北船整合、一汽系重組、石油管道公司組建等標桿性事件正加速落地。而此次授權放權清單的發布也被視為國企改革新的加速“引擎”。



  李錦稱,長期以來改革的決策主體都是國資委,企業只是改革的執行主體。現在,清單實質是對改革放權的文件。這對今年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資產重組、上市公司與股權、選聘職業經理人、實行市場化薪酬分配制度與股權分紅激勵,都將是有力推動。



  “清單的出臺標志著落實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改革邁出了重要步伐,但分類開展授權放權工作本身也是一個持續推進、動態調整、逐步深化的過程。”國務院國資委相關負責人強調,國資委將加強跟蹤督導,定期評估授權放權的執行情況和實施效果,采取擴大、調整或收回等措施動態調整授權事項和授權范圍。



  對于獲得授權但未能規范行權或出現重大問題的企業,國資委將督促企業做出整改,根據情況收回相應的權利,定期對《清單》內容進行更新,不斷提高針對性和有效性。



  對企業而言,國務院國資委相關負責人強調,授權放權不能只停留在企業集團總部,而要做到“層層松綁”,把授權放權落實到各級子企業或管理主體上,全面激發微觀主體活力。



  而隨著國企改革工作的不斷深入,由此所帶來的改革紅利也逐步釋放。據國務院國資委秘書長彭華崗透露,2013-2018年,中央企業通過產權市場吸引的社會資本超過2600億元,通過證券市場吸引的資本超過1萬億元。從實踐形式上看,上市公司是一個很重要的平臺,中央企業總資產的65%、營業收入的61%、利潤的88%都來自于上市公司。



  財政部的最新數據也顯示,今年1-4月,國有企業利潤總額11244.7億元,同比增長12.6%。